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一個幾乎遺忘的人,一個在我生命中匆匆一瞥就匆匆離開的人,我從未想過在未來的某一天還會重逢。曾經那些年少無知的往事早已不會歷歷在目了,再也不會像年少時因為一部爛俗的連過去的事,過去的喜歡,過去的憂傷,過去的無知。續劇哭的淚流滿面。我以為,自己已經摒棄了過去,過去的人, 很久之前,我嘲笑自己做了那只無望的小妖,因為不忍心害死一個無辜的人,忍痛將他放走,結果讓自己痛苦不堪,但又始終不悔。很久之後,我以為自己不會重蹈覆轍,我以為自己會學會愛惜自己,小妖在舔舐傷口的時候沒有人知道,小妖在落淚的時候也沒有人知道。很久很久之後,或許,當曾經那只無望的小妖再長大些的時候,才會懂得那時的悲哀吧。 現在生活是怎樣的呢?他說,沒有你的聲音你的電話,我過的好難受,想你。他說,心裡有座墳,葬著未亡人。他說,小親,答應我不要做那種在午夜背著行李從一個男朋友家流落到另一個男朋友家的女孩。他說,寶貝,哥哥想你,哥哥怕喜歡上你,但又忘不掉你。他說,你個混蛋,什麼時候回來啊,不知道會想你麼,一條信息都沒有。他說,我就是放不下你,只要你喜歡,我就好好對你。 他說,我們相見恨晚,遺失的美好,失而復得,無比珍惜。 可是,有些晚了。 It’s my life 他的突然出現讓我措手不及,我完全沒有想過會是這樣。但是,我知道,他只是找到了我,我和他已經相差了6年,著6年的時差是怎麼樣都彌補不了的。他喜歡的是6年前的我,純真,安靜,開朗。而他所面對的是6年後的我,純真變成了諳熟事實,安靜變成了自我頹廢,開朗變成了強顏歡笑。我依舊是我,只是,心,舊了。 我一次次的審視自己的回憶,總是在回頭看,總是在留戀過去。但是,卻僅僅是留戀。早已物是人非。 生日的那一天,他和我一起吃飯。他說,我是他最重要的人。我想僅僅是重要吧,時間沖淡了感情,也沖遠了距離。他也在固執的提醒自己要記住我——這個曾讓他動心的人。他把自己的遊戲密碼設置成我的名字,為的是不去遺忘。可是,我卻明白,這不過是自己欺騙自己。他只是為了不忘記而記憶,不想捨棄的是自己曾經那份沒有得到的感情。 這樣的關係,亦如我和他。和他認識已經4年了,在一起糾纏了也有3年,如果說第一年是相互瞭解,那麼接下來的三年便是彼此折磨,誰都不肯放手。 我明知他喜歡著她,可是卻寧願不去打擾他,默默的看著,也許是等待時機,但是也在衷心的祝福他們。後來,他們分手了。我看著他低落,消沉,僅僅是遠遠的看著,不曾靠近。他的身邊漸漸有了別人,一個,兩個,三……直至我離開。和他再次聯繫是在一個雨季,七月的雨總是那麼多,稀稀拉拉,我們在細雨中散步,沉默。等待對方開口,講出那句期待已久的話。只可惜,時至今日,我和他,我們誰都沒有等到對方講出那句話。於是,依舊是曖昧。他說,放不開。放不開又怎樣,有她的存在我算什麼。他放不開我也同樣放不開她。既然無法捨棄,要我如何追憶。 同樣不肯放手的還有他。一個冬季,我們卻等不到一場雪,北方的冬季少了雪,看起來是那樣的殘缺。我想我是喜歡過他的,不然怎麼會煞費苦心的從別人那裡將他奪來。只是,那時的空虛與迷茫凌駕於他之上。我不得不放手。他久久不肯釋懷,堅持又有什麼意義呢,最後,不也一樣為她人所癡狂麼。早知如此又何必苦苦不肯放手,貪戀著過去。玷污了執著。 那個把我視為是他的一切的人,現在變成了讓我最頭痛的人。他的電話,他的信息,我通通拒絕。他的存在彷彿成為了我的痛苦,可是他又是那麼真實的存在著,讓我無法忘卻。對他,我是內疚的,只因為在分手之後我沒有狠心的拒絕他。我的優柔寡斷給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機會,我的戀戀不捨讓他有了錯覺,我不愛他,此時連喜歡都不復存在了。可是,我已經錯過了拒絕他機會。現在,我卻再也說不出口了。 綿綿不斷的回憶,成為了我心口綿綿不斷的痛,想要忘記已經成為一種奢望。最重要的是我根本無法忘記,如果將這些回憶統統刪除,那麼這麼多年的時間空缺要用什麼來填補,漫長的未來,自己的過去,該怎樣平衡。 於是,我和他分手,把自己丟進漫長的等待中,儘管不知道會等來怎樣的結果,但是卻義無反顧的想要等下去,無論如何都想認真的等待一次,什麼都不去考慮,什麼都無法阻擋。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還記得那天是她生日過後不久,確切的是快要放假時,我和她去買火車票,那天,走了很多路,嘴上說累,可一點都不累,願意就那麼一直的走著,越久越好,可知道那不可能,從火車站出發,穿過馬路,她主動說話,我就已經很開心,我喜歡和她一起的感覺,可我又怕這樣的感覺持續,我希望和她在一塊,可我知道,在一塊後,我又怕不能給她幸福,我糾結的心不知道要說什麼,又能幹什麼,可能注定,有緣無份,或甚至,我不該認識她,不該在這座城市遇見,我矛盾,是因為很喜歡,可我知道這是我一人的意願,曾今認為只要為愛付出,努力,就會有可能,但一切都是不如所願,一次次的努力讓我漸漸的認清不可能,就如兩條平行線,所以只能放手,曾今的付出,不後悔,因為能有點回憶,就不算是白費,祝福也許是很好的結果,試圖去想起,每次的想起,都很痛,心底都會有一個沸騰的水壺,水壺裡有我的努力,和煎熬,隨很疼,可感覺不是太過空蕩! 不知傳過了多少馬路,走過了多少站,經過了多少路口,有進過商場,有進過小賣部,我總是很開心的和她走著,可為什麼感覺缺少什麼,我努力的尋找,之後,發現了,可又不敢再去想,不敢去做,能夠拉著她的手,在馬路上走,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可我又有什麼理由去要求,又有什麼理由去做呢,喜歡她是我一個人的事情,她只是在我的央求下應付我的要求,能又有什麼理由去奢求她能動心呢,我滿足,一再的告誡自己,你還要求什麼,你看你自己,能有什麼值得她動心的,你是一個蠢豬,世界上最愚蠢的人,你值得擁有她麼,滿足吧,不要說話,不要多說話,就這樣能夠無言的走著,就已經是一種賞賜,難道說,你還真以為你有機會,讓她喜歡上你,算了吧,從現在開始學會忘記,學會保護自己吧,就算心在痛,再喜歡,她已經有喜歡上的人了,她已經有保護她的人了,就算沒有,你也沒有機會,別再折磨自己糾結下去了,結果只會是自找沒趣,何必和自己過不去! 我們來到了公園逍遙津,有時候真鬱悶,為什麼每次和她都是在景物凋零的時候走進平常情況下平常人來遊玩的地方,難道注定我不能和她擁有平凡人一樣擁有的東西,不,她可以擁有,而我卻不會有,有時候真的感覺上天好不公平,好無情,這麼喜歡一個人,還不夠麼,難道傷的還不深麼,難道說會要遍體鱗傷麼,難道說,會把傷的淚無情麼,難道說,那才是至死不渝的愛情,一切的一切還不夠麼,撕心裂肺的痛我再也經受不起! 不知不覺來到了,衣服商場,記得最清楚的就是以純店,在哪裡我有抹不去的回憶,一起來到了二樓,我建議她幾件衣服,她穿上後,我驚呆了,雖然沒有表現出來,可我真的驚呆了,我很喜歡她穿那樣的休閒服裝,顯示出她的本質,骨子裡的東西,直率,的性格,還有我喜歡她微卷的秀髮,可以殺死我的眼神,所以的一切,就是不好之處,我都能接受,都能去用一生去呵護,在她穿上那件淺淡色衣服時,我好想好想去抱住她,告訴她,接受我,我能盡最大努力保護你,呵護你,即使是生命,可我對鏡子裡的自己說,不要衝動,這時的理智克制了波動的情緒,別傻了,她不是你的,她有喜歡的人,收手吧,別再想了,一次次的疼痛還不夠麼,我掐住了自己,沒有說,下樓,我準備結賬,算了吧,你是她男朋友麼,你是什麼身份,你不清楚麼?這樣的反問自己,我的心就是像被針刺般的疼痛,我該如何去做,才算是合理,萬一被拒絕,萬一她執意不讓我,萬一別人說,男朋友給女朋友買衣服很正常麼,她又說,她不是我男朋友,我又該如何,我沒有說話,沒有權利去表態! 後來,去了幾家店,看了看,打了檯球! 再後來,坐了公交,車上我不敢去望她,因為眼角膜已是像海一樣,努力望上仰著,努力的抑制,看著外面的風景,我無奈的在心底吶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什麼了,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折磨我的感情,求求上天可憐可憐我吧,我不是花心,不是隨意,我真的遇見了自己的真愛,為什麼這麼對我,一切還不夠麼,難道還不夠麼,只要給我機會,我會很努力的,可結果為什麼要讓我這樣痛! 到了她的宿舍樓下,意味著,又要散了,我跟她說,記得打電話,朋友麼,可我知道結果!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一位印度教徒,步行前往喜馬拉雅山的聖廟去朝聖。路途非常遙遠,山路非常難行,空氣非常稀薄,他雖然攜帶很少的行李,但沿途走來,還是顯得舉步維艱,氣喘如牛。他走走停停,不斷向前遙望,希望目的地趕快出現在眼前。 就在他上方,他看到一個小女孩,年紀不會超過十歲,背著一個胖乎乎的小孩,也緩慢地向前移動。她累得氣喘吁吁,也一直在流汗,可是她的雙手還是緊緊呵護著背上的小孩。 印度教徒經過小女孩的身邊時,很同情地對小女孩說:“我的孩子,你一定很疲倦,你背的那麼重!” 小女孩聽了很不高興地說:“你背的是一個重量,但我背的不是一個重量,他是我弟弟。” 沒有錯,在磅秤上,不管是弟弟或包袱,都沒有差別,都會顯示出實際的重量,但就心而言,那小女孩說得一點沒錯,她背的是弟弟,不是一個重量,包袱才是一個重量。 她對她的弟弟是出自內心深處的愛。 愛沒有重量,愛不是負擔,而是一種喜悅的關懷與無求的付出。 文章來源:我就喜歡吃的BLOG |Rising from Ruin | Blog on the Run |北京資深律師的部落格 | 一部分人先窮起來 |來自第十九層的趙凱 | 姍姐的BLOG |〞婷〞留在心上 | 陳奇銳◎營銷的天空 |柯藍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不經意間濃濃春意已經襲來,掐指算來和老太婆相知相愛已快一年,自踱彼此情意堪比春意更濃。 其實,老太婆年紀不大才30歲,是一個漂亮、精緻、溫順、大方的女子。性格有些許內向,偶爾也會野蠻一番。說實話她的野蠻還真有特色的,絕對不是電影版野蠻女友,她於我的野蠻可以說是一種意境。生氣的時候兩美麗大腳辟辟啪啪一通亂踢,外加小粉拳一陣亂敲,也不管是否踢到或者敲著你,然後下嘴唇往上一厥,彷彿真能掛十八個油瓶似的,偶爾還會流一些眼淚如雨打芭蕉。幸好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逗她一笑也就雨過天睛了,細細想來,她的快樂或者生氣模樣與我是休戚相關的,生氣肯定是我惹的,有很多地方也確實做的不好,想她一細膩女子,放下所有一切,包括尊嚴和割捨不掉的親情,毅然因為愛而不顧世俗之眼光跟著我,那份愛的執著熱烈坦蕩……我只能深深地吸一口氣,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老天待我真的不薄啊! 老太婆身材很好,細腰豐臀,每每挽著她的腰,手掌貼著她的臀,感覺著細腰的柔軟風情,豐臀美好性感。慢慢散步,說些綿綿的話,談些海闊天空事,一路愜意,相偎依的身後是一長串柔情蜜意。執子之手與子攜老。 如今的社會是很物質的,記得老太婆對我說過;錢不要賺太多,夠用了就好,身體是最要緊的,你一定要健健康康,一起慢慢變老。我和老太婆年紀相差甚多,身體又亞健康,很多時候我都不敢放下所有去愛她,畢竟現實有太多擔當,面對這麼一份深切的愛,有時真感覺著無法消受,琢磨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享受著肉慾情慾的同時,卻毀了老太婆,除我之外的全部。 春天還在繼續著,紅的紫的粉的花正盡情綻放,我和老太婆的愛情才開頭…… 文章來源:老李的裝修診所的BLOG |悅讀會的BLOG | 恐龍大哥的黑翼之巢 |吃啊吃啊吃個大西瓜 | YAKA STUDIO 雅卡影像 |青年博覽的BLOG | Jim Six |保守的曹林的BLOG | 朱迅:說出來就過時…… |張敬偉:不吶喊,說真話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我的家鄉有三分之一的人信仰天主教,他們在那兒修了一座教堂和一個修道院,修道院住著七十多個修女。每年的聖誕節前後,教堂就會特別的熱鬧,那些修女也會出現,像電視中看到的一樣,穿著寬大的黑布長袍,額頭留個一寸寬的白布邊。小時候的我只是看熱鬧,並不懂她們在做什麼,對修女,也只是聽大人說她們一輩子不能嫁人,就像電視裡的尼姑一樣。直到多年後,我真正走近這些修女,才真正懂得了她們。   2001年的寒冬,我一直在老家,沒事的時候經常去教堂和修道院,慢慢的和這些修女以及神父熟識了。   修女甲是一個脾氣略微暴躁的人,平時不愛說話。她精通音律,會彈鋼琴、手風琴,會拉小提琴。在音樂方面,她是個多面手。聖誕節臨近,教會要組織盛大的聖誕晚會,我們村的分會晚會節目就由修女甲負責。虔誠的教民們組織了一個長達半小時的聖歌大合唱,剩下的節目就由十幾個七至十二歲的孩子表演,歌曲、獨舞、集體舞等。修女甲忙得不可開交,不僅要指導大合唱,教領唱的男女村民用美聲唱法唱聖歌,還要給合唱進行鋼琴伴奏,還得抽時間編排兒童歌舞,給兒童歌舞鋼琴伴奏。因為忙,脾氣更不好,如果哪個孩子不好好訓練,她就會嚴厲的斥責,孩子們都很怕她,因而訓練很認真,不到十天時間,十多個孩子的歌舞表演的精彩絕倫。因為村民的普通話不夠標準,而我時常出現在她們的排練場地,最後,修女甲決斷的打破常規,讓不是教民的我在聖誕節當夜主持她們的節目,去縣城最大的教堂參加聖誕晚會。我興奮至極。那是我第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參加聖誕晚會,我非常感謝修女甲給我這個機會。說是我主持,其實主持人該說的台詞她已經一字不落的全寫下來,只是讓我記熟了,照說而已。她的台詞寫得很有專業水準,讓我這個學中文的深感佩服。表演過程中,修女甲更是忙碌,剛放下這個樂器,下個節目又開始了,又拿起另一個樂器。加上大合唱,總共彈奏了三十多個樂曲,她沒有出現任何紕漏,每首曲子只要她彈,都是那麼的婉轉動聽,讓我深深折服。整個晚會舉辦的非常成功,這和修女甲的努力是分不開的。而我得到的不僅僅是主持的快樂,更多的是對這個不苟言笑,卻才華橫溢的修女的敬佩。   修女乙來自安徽,她是個身材瘦小,性情溫和的女子。主管修道院所辦的幼兒園。她在繪畫方面很有天賦,幼兒園圍牆上寬2米5,長將近50米的壁畫全是她畫的,無論從立意、構圖、著色哪方面來看,都絲毫不比縣城幼兒園的壁畫遜色。她制定了嚴格的管理制度和科學的教學模式,普通話教學,大中小三個班開齊,音樂、美術、手工、英語這些科目都開設,沒幾天,就教會孩子們一些簡單的兒歌和舞蹈,還購置了二十架電子琴教孩子們鍵盤,而且收費很低,一個學期30元學費。這可是我們那裡方圓幾十里的第一所幼兒園,而且修女老師們又多才多藝,教學效果好,一下子就引起了轟動,不管是否信仰天主教,都把孩子送到這兒來上幼兒園。可惜這個幼兒園只開設了一年就被強行停止了。因為村辦小學的學前班沒人上了,而且村上的學校也覺得辦幼兒園是個增加收入的好主意,於是就上告縣教育局,說修女們非法辦學,教會的學校會將孩子們引入歧途等等,就這樣,這所幼兒園被取締了。但是修女們的才能村民們是有目共睹的,直到多年後,村民們仍然說,還是修女們辦的幼兒園教學效果好。   修女丙在教會學校學了四年醫學,之後回到了當初培養她的這所修道院。她一回來就開始培訓其他修女,使得大部分修女都掌握了初步的醫學知識,然後就著手創辦教會衛生所,地點就在修道院閒置的三間平房裡。不管是否是她們教會的人,只要生病來找她們,她就認真負責的給他們診斷。修女丙不僅會西醫,還會針灸、推拿、按摩。凡是風濕、頸椎等患者前來,她們都免費針灸;如果是其他病症需要吃藥、掛吊瓶,她們也只收取極少的費用,而且療效不錯。一時間,四里八鄉的村民們有個頭疼腦熱,全都跑到修道院來治病,不僅藥費便宜,而且修女們待人溫和有禮,不慢不躁。這本是一件利民的好事,可是修女丙的舉動損壞了村衛生所的利益,同幼兒園一樣,這個衛生所只為大眾服務了半年多就再次被強行取締了。但修女們的愛心善舉卻永遠留在的村民們的心中。   在這些修女中,最讓我感動的是修女丁。她和四個修女一起負責照顧那些棄嬰。那是個夏日的午後,太陽快落山了,我閒來無事就去了修道院,一進門就看到那幾個在院中活動的孩子。那是幾個怎樣的孩子啊,最顯眼的是那個頭大身子小的孩子,胳膊腿細的像火柴棍,目光呆滯,鼻涕弄花了臉,說是有四歲了,可身高和智商還不到一歲,典型的侏儒症患者。還有一個是個聾啞兒童,五歲了,用手語和修女們交流,還有一個是……早就聽說她們在收養棄嬰,可那天是我第一次看見那幾個孩子,從沒見過侏儒症患者的我,當時一看到那幾個孩子幾乎怔住了,憐憫和恐懼交織,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只見修女丁叫那幾個修女抬了兩桶熱水,然後倒在院中的一個乾淨的大塑料盆裡,隨後,走到那個呆滯的小孩身邊,拉著他的手微笑著說我們去洗澡。邊走邊掏出手絹給他擦臉上的鼻涕,沒有絲毫的鄙夷、嫌棄。然後給孩子脫衣服,抱起放到洗澡盆裡,撩水,搓洗,打香皂,沖洗,每一個動作都那麼的細心,生怕傷著孩子,始終微笑著,安詳的邊洗邊給他說話,就好像一個母親在給自家寶寶洗澡。夕陽的餘暉照過來,給修女丁和這個可憐又幸運的小孩撒上了一層金光,久久沒有散去。而這一幕也將永久的定格在我的記憶之中。那一年,修女丁年僅23歲。   我常常會想,那些拋棄孩子的父母有沒有想過她們的孩子現在怎樣,是生是死,有沒有人收養他們,收養的人愛他們嗎?如果她們知道自己遺棄的孩子被這些與孩子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修女如此細心地呵護著,她們會作何感想?   修道院的院長雖然已經八十多歲了,可她目明耳聰,口齒清楚,身體硬朗,精神矍鑠。自修道院創辦以來,30多年一直是她主管。她也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能彈能唱,更是一個虔誠的教徒。不管和什麼人聊天,三句話離不開她們萬能的主,只要和她談話的人顯得對她的話題有興趣,她就盡最大努力鼓動別人加入天主教。她告訴我,每隔幾年就從修女中選幾個聰明伶俐的,由教會出資,去教會學校進修學習,包括音樂、美術、醫學等,然後回來教沒有機會進修的人。我問她,有沒有學成後不回修道院,重新選擇新的人生的修女。老院長沉默了一會兒,說,有。十多年前有一個從北方來的姑娘,十七八歲,發誓要做修女,永不改變。她上過高中,文化基礎好,人又聰明,深得院長喜歡,就派她去學習醫學。誰知四年後學成畢業,在大家翹首期盼她回歸的時候,她只給恩情深重的老院長寄回一封滿是對不起的信,就再也沒了消息。這件事給虔誠的老院長的打擊是沉重的,以至於好多年她都不敢再派修女去進修,怕又是黃鶴一去不復返。不過這樣的修女畢竟是少數,大多數還是留在了修道院。   我不知道這些修女以前經歷過什麼,她們來自全國各地,大多十七八歲就來這個窮鄉僻壤當修女,有的現在已經四五十歲了,有的二十出頭。出於禮貌和尊重,我和她們聊天從不問她們的前塵往事,那畢竟是不堪回首的,否則,又怎會在如花般綻放的妙齡年華選擇這樣的人生。她們來到這裡,每天簡衣素食,衣服永遠是黑、白、灰三色,頭上沒有任何的飾品,張張秀美的面孔也總是那樣的素淨,如同她們的心靈。也許她們今生會有缺陷,永遠失去了享受愛情的權利,可她們心中的大愛卻感動著每一個受過她們恩惠的人,她們也有愛,不是我們自私的男女之愛,而是對世間萬物,對每一個生命的熱愛,她們仁慈、悲憐,用她們平和、寧靜的心態面對世事變遷。   雖然好多年沒有再見這些修女,因為修道院的搬遷,可能這一生再也不會遇見,但她們平靜、素淡、溫和的面孔卻時時會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在我生命最黯淡的日子裡,她們讓我懂了很多很多,一直影響著我今後的人生。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婆婆與兒媳的相處一直是不容易解決好的問題,因為婆媳不和,其他家庭成員整日不得不在婆婆、兒媳之間的夾縫中苦苦「生存」。可是記者昨日在清河區西安路街道富強社區採訪時,卻感受到一種濃濃的尊老愛老氛圍,婆婆疼愛兒媳、兒媳尊敬婆婆的例子在這裡舉不勝舉。 朱曉燕給婆婆餵水   嫌護理癱瘓老人太髒太累,12個保姆相繼離去,為此,身為董事長朱曉燕辭去職務,當起第13個「保姆」,精心照顧婆婆。這事,在當地傳為佳話。   「媽媽,該翻身了,老睡右邊,以後就叫你『陳右右』哈……」昨日,璧山縣璧城街道紅宇大道18號6單元7-1,朱曉燕一邊給婆婆陳桂華翻身,一邊逗她開心。看到母親臉上浮現起笑容,丈夫何忠偉開玩笑:「請了那麼多保姆,還是你這個『保姆』最好。」    董事長不當,辭職為婆婆端屎倒尿,讓我不服都不行。」該縣原百貨有限責任公司職工曾富碧,提起曾經同事朱曉燕就讚不絕口。朱曉燕原是他們公司工會主席,2003年,朱曉燕與3名股東合夥成立一家運輸公司,她任董事長。朱曉燕婆婆陳桂華現年79歲,3年前因患腦血栓癱瘓在床。   婆婆癱瘓後,失去語言功能和生活能力,吃飯喝水得靠人喂,還大小便失禁,稍不注意就滿床屎尿。家裡先後請了12個保姆照顧陳桂華,卻沒一個願留下來,有干幾天就走了。為留住保姆,朱曉燕和丈夫還加了一倍工資,但無濟於事。   「什麼都可以不要,婆婆卻不能不要。」朱曉燕經過慎重思考,決定放棄企業,回家照顧婆婆。2006年初,她辭去董事長職務,告別在外風光日子,將企業轉讓出去,回家當起保姆。   「開始我很失落。」朱曉燕說,當董事長時,每天茶水有人泡,衛生有人打掃;回到家,每天面對像木頭一樣婆婆,心理有些不平衡,「我只好全力照顧婆婆,在繁瑣事情中忘卻這些。」   婆婆大小便失禁,如果醒著,朱曉燕就半小時給婆婆接一次尿;如果睡著了,她就3個小時給婆婆接一次尿。為防婆婆將尿流在床上,朱曉燕把鬧鐘放在床頭,無論春夏秋冬,每晚只要鬧鐘一響,她立即起床為婆婆接尿,然後又調好鬧鐘,如此循環。冬天夜長,有時一晚得起床三四次。「我現在一聽到鬧鐘就會條件反射。」朱曉燕說。   婆婆患有糖尿病、膽結石、高血壓、子宮癌得多種疾病,尤其糖尿病很重,每天得請醫生注射一針胰島素。朱曉燕覺得醫生每天上門很麻煩,她為此拜師縣人民醫院護士,學會了注射。之後,每天給婆婆注射胰島素任務就由她完成。   婆婆雖失去語言功能,但意識清醒,朱曉燕為防止婆婆孤獨,每天就編些笑話逗她開心。婆婆經常白天呼呼大睡,晚上卻睡不著,朱曉燕就逗婆婆:「晚上不睡覺,你想出去偷東西啊?」聽到這話,婆婆就笑容滿面……   「與其把獻愛心掛在嘴上,不如從身邊做起。」朱曉燕認為,孝敬家裡老人,是獻愛心。近3年來,朱曉燕最大收穫是:在自己感化下,下一代也很孝敬老人。她表示,自己是家裡第13個保姆,也將是最後一個保姆,她決不再請保姆。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你或許會種植一些花草,用來裝點居室環境。可別小瞧了這些花花草草,如果種植不當,很可能就是引「狼」入室,給寶寶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刺槐:誤吃葉、果實,會引起噁心;   水仙:全株有毒,球根毒性特強,食用會引起頭痛、噁心和下痢、休克等嚴重後果;   夾竹桃:樹皮和樹葉有毒,食用會引起噁心和眼花;   秋海棠:誤食用會引起噁心甚至嚴重後果;   鬱金香:含有毒生物鹼,食用對人體有害;   萬年青:汁液中含生物鹼,可使人皮膚奇癢,誤食後會引起消化道疾病;   南天竹:全株有毒,誤食會引起痙攣、昏迷;   含羞草:羞草鹼毒性很強,過多接觸能使人毛髮脫落;   杜鵑花:誤食後會引起嘔吐、呼吸困難、四肢麻木等;   一品紅:全株有毒,其白色乳汁能刺激皮膚紅腫,誤食有中毒死亡危險;   虞美人:全株有毒,誤食會引起抑制中樞神經中毒,嚴重可致命;   仙人掌:刺內含有毒汁,被刺後皮膚腫痛、瘙癢;   馬蹄蓮、朱頂紅、雞蛋花:也屬帶毒花草;   丁香、夜來香、夾竹桃:花香氣對人不利;   另外,有孩子的家庭也不宜擺放懸吊植物、多刺植物、高腳花架等「危險物品」。總之,媽媽多個心眼,寶寶就會有更多安全。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