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一個幾乎遺忘的人,一個在我生命中匆匆一瞥就匆匆離開的人,我從未想過在未來的某一天還會重逢。曾經那些年少無知的往事早已不會歷歷在目了,再也不會像年少時因為一部爛俗的連過去的事,過去的喜歡,過去的憂傷,過去的無知。續劇哭的淚流滿面。我以為,自己已經摒棄了過去,過去的人, 很久之前,我嘲笑自己做了那只無望的小妖,因為不忍心害死一個無辜的人,忍痛將他放走,結果讓自己痛苦不堪,但又始終不悔。很久之後,我以為自己不會重蹈覆轍,我以為自己會學會愛惜自己,小妖在舔舐傷口的時候沒有人知道,小妖在落淚的時候也沒有人知道。很久很久之後,或許,當曾經那只無望的小妖再長大些的時候,才會懂得那時的悲哀吧。 現在生活是怎樣的呢?他說,沒有你的聲音你的電話,我過的好難受,想你。他說,心裡有座墳,葬著未亡人。他說,小親,答應我不要做那種在午夜背著行李從一個男朋友家流落到另一個男朋友家的女孩。他說,寶貝,哥哥想你,哥哥怕喜歡上你,但又忘不掉你。他說,你個混蛋,什麼時候回來啊,不知道會想你麼,一條信息都沒有。他說,我就是放不下你,只要你喜歡,我就好好對你。 他說,我們相見恨晚,遺失的美好,失而復得,無比珍惜。 可是,有些晚了。 It’s my life 他的突然出現讓我措手不及,我完全沒有想過會是這樣。但是,我知道,他只是找到了我,我和他已經相差了6年,著6年的時差是怎麼樣都彌補不了的。他喜歡的是6年前的我,純真,安靜,開朗。而他所面對的是6年後的我,純真變成了諳熟事實,安靜變成了自我頹廢,開朗變成了強顏歡笑。我依舊是我,只是,心,舊了。 我一次次的審視自己的回憶,總是在回頭看,總是在留戀過去。但是,卻僅僅是留戀。早已物是人非。 生日的那一天,他和我一起吃飯。他說,我是他最重要的人。我想僅僅是重要吧,時間沖淡了感情,也沖遠了距離。他也在固執的提醒自己要記住我——這個曾讓他動心的人。他把自己的遊戲密碼設置成我的名字,為的是不去遺忘。可是,我卻明白,這不過是自己欺騙自己。他只是為了不忘記而記憶,不想捨棄的是自己曾經那份沒有得到的感情。 這樣的關係,亦如我和他。和他認識已經4年了,在一起糾纏了也有3年,如果說第一年是相互瞭解,那麼接下來的三年便是彼此折磨,誰都不肯放手。 我明知他喜歡著她,可是卻寧願不去打擾他,默默的看著,也許是等待時機,但是也在衷心的祝福他們。後來,他們分手了。我看著他低落,消沉,僅僅是遠遠的看著,不曾靠近。他的身邊漸漸有了別人,一個,兩個,三……直至我離開。和他再次聯繫是在一個雨季,七月的雨總是那麼多,稀稀拉拉,我們在細雨中散步,沉默。等待對方開口,講出那句期待已久的話。只可惜,時至今日,我和他,我們誰都沒有等到對方講出那句話。於是,依舊是曖昧。他說,放不開。放不開又怎樣,有她的存在我算什麼。他放不開我也同樣放不開她。既然無法捨棄,要我如何追憶。 同樣不肯放手的還有他。一個冬季,我們卻等不到一場雪,北方的冬季少了雪,看起來是那樣的殘缺。我想我是喜歡過他的,不然怎麼會煞費苦心的從別人那裡將他奪來。只是,那時的空虛與迷茫凌駕於他之上。我不得不放手。他久久不肯釋懷,堅持又有什麼意義呢,最後,不也一樣為她人所癡狂麼。早知如此又何必苦苦不肯放手,貪戀著過去。玷污了執著。 那個把我視為是他的一切的人,現在變成了讓我最頭痛的人。他的電話,他的信息,我通通拒絕。他的存在彷彿成為了我的痛苦,可是他又是那麼真實的存在著,讓我無法忘卻。對他,我是內疚的,只因為在分手之後我沒有狠心的拒絕他。我的優柔寡斷給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機會,我的戀戀不捨讓他有了錯覺,我不愛他,此時連喜歡都不復存在了。可是,我已經錯過了拒絕他機會。現在,我卻再也說不出口了。 綿綿不斷的回憶,成為了我心口綿綿不斷的痛,想要忘記已經成為一種奢望。最重要的是我根本無法忘記,如果將這些回憶統統刪除,那麼這麼多年的時間空缺要用什麼來填補,漫長的未來,自己的過去,該怎樣平衡。 於是,我和他分手,把自己丟進漫長的等待中,儘管不知道會等來怎樣的結果,但是卻義無反顧的想要等下去,無論如何都想認真的等待一次,什麼都不去考慮,什麼都無法阻擋。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還記得那天是她生日過後不久,確切的是快要放假時,我和她去買火車票,那天,走了很多路,嘴上說累,可一點都不累,願意就那麼一直的走著,越久越好,可知道那不可能,從火車站出發,穿過馬路,她主動說話,我就已經很開心,我喜歡和她一起的感覺,可我又怕這樣的感覺持續,我希望和她在一塊,可我知道,在一塊後,我又怕不能給她幸福,我糾結的心不知道要說什麼,又能幹什麼,可能注定,有緣無份,或甚至,我不該認識她,不該在這座城市遇見,我矛盾,是因為很喜歡,可我知道這是我一人的意願,曾今認為只要為愛付出,努力,就會有可能,但一切都是不如所願,一次次的努力讓我漸漸的認清不可能,就如兩條平行線,所以只能放手,曾今的付出,不後悔,因為能有點回憶,就不算是白費,祝福也許是很好的結果,試圖去想起,每次的想起,都很痛,心底都會有一個沸騰的水壺,水壺裡有我的努力,和煎熬,隨很疼,可感覺不是太過空蕩! 不知傳過了多少馬路,走過了多少站,經過了多少路口,有進過商場,有進過小賣部,我總是很開心的和她走著,可為什麼感覺缺少什麼,我努力的尋找,之後,發現了,可又不敢再去想,不敢去做,能夠拉著她的手,在馬路上走,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可我又有什麼理由去要求,又有什麼理由去做呢,喜歡她是我一個人的事情,她只是在我的央求下應付我的要求,能又有什麼理由去奢求她能動心呢,我滿足,一再的告誡自己,你還要求什麼,你看你自己,能有什麼值得她動心的,你是一個蠢豬,世界上最愚蠢的人,你值得擁有她麼,滿足吧,不要說話,不要多說話,就這樣能夠無言的走著,就已經是一種賞賜,難道說,你還真以為你有機會,讓她喜歡上你,算了吧,從現在開始學會忘記,學會保護自己吧,就算心在痛,再喜歡,她已經有喜歡上的人了,她已經有保護她的人了,就算沒有,你也沒有機會,別再折磨自己糾結下去了,結果只會是自找沒趣,何必和自己過不去! 我們來到了公園逍遙津,有時候真鬱悶,為什麼每次和她都是在景物凋零的時候走進平常情況下平常人來遊玩的地方,難道注定我不能和她擁有平凡人一樣擁有的東西,不,她可以擁有,而我卻不會有,有時候真的感覺上天好不公平,好無情,這麼喜歡一個人,還不夠麼,難道傷的還不深麼,難道說會要遍體鱗傷麼,難道說,會把傷的淚無情麼,難道說,那才是至死不渝的愛情,一切的一切還不夠麼,撕心裂肺的痛我再也經受不起! 不知不覺來到了,衣服商場,記得最清楚的就是以純店,在哪裡我有抹不去的回憶,一起來到了二樓,我建議她幾件衣服,她穿上後,我驚呆了,雖然沒有表現出來,可我真的驚呆了,我很喜歡她穿那樣的休閒服裝,顯示出她的本質,骨子裡的東西,直率,的性格,還有我喜歡她微卷的秀髮,可以殺死我的眼神,所以的一切,就是不好之處,我都能接受,都能去用一生去呵護,在她穿上那件淺淡色衣服時,我好想好想去抱住她,告訴她,接受我,我能盡最大努力保護你,呵護你,即使是生命,可我對鏡子裡的自己說,不要衝動,這時的理智克制了波動的情緒,別傻了,她不是你的,她有喜歡的人,收手吧,別再想了,一次次的疼痛還不夠麼,我掐住了自己,沒有說,下樓,我準備結賬,算了吧,你是她男朋友麼,你是什麼身份,你不清楚麼?這樣的反問自己,我的心就是像被針刺般的疼痛,我該如何去做,才算是合理,萬一被拒絕,萬一她執意不讓我,萬一別人說,男朋友給女朋友買衣服很正常麼,她又說,她不是我男朋友,我又該如何,我沒有說話,沒有權利去表態! 後來,去了幾家店,看了看,打了檯球! 再後來,坐了公交,車上我不敢去望她,因為眼角膜已是像海一樣,努力望上仰著,努力的抑制,看著外面的風景,我無奈的在心底吶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什麼了,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折磨我的感情,求求上天可憐可憐我吧,我不是花心,不是隨意,我真的遇見了自己的真愛,為什麼這麼對我,一切還不夠麼,難道還不夠麼,只要給我機會,我會很努力的,可結果為什麼要讓我這樣痛! 到了她的宿舍樓下,意味著,又要散了,我跟她說,記得打電話,朋友麼,可我知道結果!